返回

第十四章 噩梦不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十四章 噩梦不断 (第1/2页)

    电脑屏幕前,一脸浓妆的女子刚好一箭爆头了一个敌人,心情大好,眼睛弯弯地跟观众聊起了天。

    “老铁们瞧见没,这个就叫百步穿扬,扬州的啊,可不是杨树的杨。他就是跑得再快,也躲不过被小仙女施了魔法的弓箭呀~”

    然而她的老铁们表示并不买账。

    [什么小仙女,再装可爱取关了啊]

    [明明是那个人太傻,躲在那么矮的草丛里,屁股都露得一清二楚]

    [不想看你吃鸡,只想看你]

    言小酒眼尖地捕捉到了上一条弹幕,正要娇羞一笑,结果那哥们补了句。

    [手快发出去了,接上条,只想看你开发新式倒霉死法]

    底下一片666。

    言小酒气得头发都更蓬松了。

    先前,她软磨硬泡了好几天,才让老板答应出血,用她的最新版推广方案,先是找微博段子手大V搞些长图文或视频软广告,又联系了猫乐和另一家直播平台的几位知名游戏主播帮忙推广《无双》,再加上一些常规的买量渠道,这半个月下来,《无双》的人气、知名度和百度指数都节节升高,顺带着连她这个小透明的直播间都人气鼎沸了起来。

    有句老话说得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粉丝观众多了,撕逼骂战也多了起来。

    只要不太过分,言小酒向来是假装看不到,只是今天的新一轮骂架源头有些特别。

    这一局,她组了三个野人队友,那三人似乎是一起开黑,故而语音聊得十分畅快,说话间也透着丝丝熟稔。相形之下,她这个只肯打字的路人队友就显得很不合群了。

    三个队友里面两男一女,女的声线挺娇柔,另两个很是粗犷,约莫是北方汉子。

    妹子看起来是第一次玩,经常问这是什么、怎么用、怎么看不到人这种小白问题,言小酒估计她可能连正常吃鸡都没怎么玩过。

    其中一个男的很是耐心解答,另一个话少一点,只是捡装备永远抢在前头,然后在小队语音里问妹子要不要。

    妹子自然是说好,只是让言小酒有点不舒服的是,那三个人基本上当她是空气,虽然跳伞前商定了落点,但过后,基本上除了需要打架的时候就没想起来她过。

    这也没什么,言小酒并不是个玻璃心的主。然而,她这一局刚好手气很差,前两个圈手里居然还只有狼牙棒,摸了半天终于摸到了把倒数第二弱鸡的鞑靼弓,结果却发现没有配套的箭。她依稀记得两分钟前语音里那男的问妹子要不要小凿头箭,妹子因为用不上便没要。

    她想了想,自己方才赤手空拳打得也很是出力,虽然只有两个人头,但那俩男的加起来也只有三个助攻,还不如自己。于是敲字,很是客气地问能不能把小凿头箭给她一点。

    结果对方表示,因为妹子不需要所以他扔了。还十分体贴地指明了扔的大概地点,说如果她需要的话可以回头去捡。

    言小酒顿时就来了气。捡尼玛个捡,没看见后面的幽灵毒圈正在靠近嘛?

    合着你光想让马儿跑得快,还要马儿不吃草啊?

    明明那厮开局就捡了个三级大包袱,加上腰带的空间,三四百个格子不在话下。现在整个队算上自己的鞑靼弓,加起来也不过三把弓,距离满配还任重道远,包里放20支箭备用是有多难为他!

    这一局进行得很不顺利,在下一个圈时他们遭遇了一个富得流油的队伍,缺衣少食的言小酒在一波箭雨攻击的强大火力下英勇阵亡。整个小队死了三个,唯一逃出的居然是那个小白妹子。因为穷困潦倒的全队唯一的坐骑都给了她,抠逼男表示她身骑白马很是好看……

    结束这一局时,言小酒很是忧伤地叹了口气。不免又记起上次那个什么糖甜不甜的坑逼队友,便随口在直播间里吐槽了几句,大意就是说对方贪生怕死、如果能把发嗲的技能点到玩游戏上早就成电竞选手了,诸如此类。

    结果一个观众突然跳了出来。

    [那个糖糖不甜的号,现在好像就在隔壁直播,也是个女主播]

    言小酒差点没被吓一跳,居然不是女装大佬?

    她顺着好心观众给的房间号,用手机换小号摸过去看了一眼,结果对方还真在玩《无双》那个号、和被她坚决认定是女装大佬的那把嗓子,都无比熟悉。

    主播间里的妹子眼睛很大,一张樱桃小嘴正嘟着撒娇,似乎是抱怨被人打在地上,让人赶紧过来扶她。

    “哎呀好讨厌啊,怎么老是打人家,那个人是不是眼睛装了雷达呀~~”

    这把嗓子听得言小酒瑟瑟发抖,再看对方头上戴的粉白兔耳朵头箍,同色系的粗吊带小裙子,以及身后粉粉嫩嫩的墙壁背景,让她莫名起了

  第十四章 噩梦不断-->>(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