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七章 红鸾星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七章 红鸾星动 (第1/2页)

    言小酒这一天的遭遇可以说是十分糟心了,相亲失败,游戏也屡屡被坑。

    她忧伤地关掉直播和游戏,便匆匆卸了妆洗洗睡了。

    只是刚睡下没多久,她就面带惊恐地被吓醒了。起因是梦到了今天的相亲男周炎,倒不是梦到对方因为今天被无辜打了一顿要来讨债,也不是对方觊觎她的美色要在梦里占她便宜。

    梦里的周炎打扮很奇怪,像一个捕鱼的渔夫,似乎正在往船上拖着沉重的渔网。

    言小酒正在纳闷自己的视角怎么是由下往上时,她就发现自己成了那渔网中的大鱼。

    细密的白色渔网越收越紧,几乎嵌入到血肉之中,那种被束缚的憋闷感和担心被开膛破肚的恐惧感硬生生将她从梦里拉了出来。

    发现只不过是梦后,她抚了抚胸口,松了口气。

    一看时间,还没到一点。想了想,还是给周炎发了条短信再次致歉,这才精疲力竭地再次倒在床上,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了。

    最近是不是真的倒霉过头了点?该不会犯了什么小人吧?

    思来想去,言小酒决定封建迷信一回。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就顶着一对黑眼圈拉着睡眼惺忪的室友秦欢出门。

    秦欢打着哈欠问:“大周末的,你不睡懒觉把我拖出来干嘛?我昨晚画稿子可是两点才睡……”

    她推着秦欢上了地铁,一本正经道:“去拜神。”

    秦欢:“……”???

    一个小时后,两人抵达市郊的妈祖天后宫。

    秦欢神色扭曲:“酒啊,我记得妈祖好像是保护船员平安的,什么时候也保姻缘了?”

    言小酒一脸鄙夷:“谁说我要求姻缘了!我是来洗洗霉运,求妈祖娘娘保佑我发大财,最好年底发个50薪~~”

    秦欢:“哦,你不跳去WY或者TX爸爸家,就只能做白日梦了。”

    “滚。”

    拜完妈祖,两人顺手求了签。

    言小酒摇签筒的时候心里默念了几十遍发大财,最终拿去解签文的时候,老道士眯着眼对她说了句:“姑娘,我看你最近……”却开始沉吟不语。

    她心一提,连忙追问:“我最近怎么了?”心道,该不会接下来这一句就是霉运当头、印堂发黑之类的吧?

    不料,道长笑眯眯道:“老道看你面泛桃花、红鸾星动,正好对的上这签文。不错不错。”转头去找秦欢的签文,却是眉头一皱,什么都没说。

    言小酒接过签文,半信半疑地看去,上头却是一句“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句诗还是比较直白浅显的,高考过的人估计都明白它的意思。

    红鸾星动的鬼话她只信了一半,不过,这签还是上签?听起来不错的样子。莫非,签文是指她前阵子甩掉了渣男,最近又霉运缠身,都应的是前半句?如此说来,转机就在前头了?

    离开殿门后,她才问起秦欢求得什么签,后者一脸兴趣缺缺。

    “喏,中签,说什么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听不懂。”

    “那你怎么不让道长给你解解啊?”

    “我才不信这玩意呢,再说了,换个签文就要二十块,解签还要五十块。啧,贫穷使我克制。”

    两人顺便跑去附近的农庄大吃了一顿才回去,路上言小酒靠在秦欢的肩头昏昏欲睡,快睡着时突然听到手机铃声叮咚响起。

    “快乐池塘栽种了梦想就变成海洋~~”

    欢快的歌声从她的包里传出,她对周围乘客的注目礼毫无所觉,睡意朦胧地接通了。

    “宝贝酒酒,你快过来我家救我一命,嘤嘤嘤~~”

    言小酒顿时清醒了一半:“怎么了?你被入室抢劫了?你打110啊,怎么找我呢,我过去来不及啊!”

    徐曼曼压低声音道:“不是啦,是我老公。他堵着门不肯走,我现在出不去了。”

    言小酒懵了:“你老公进城了?他没钥匙么?诶不对,他干嘛要堵你门啊?你们俩吵架了?”

    在徐曼曼的唉声叹气中,言小酒终于得知,原来这位去年才结婚的闺蜜不声不响就打算离婚,她老公吕帆死活不肯离,她单方面换掉了门锁,故而上演了这么一场堵门的戏码。

    “电话里说不方便,我有点担心他找人来撬锁,你快来保护我!”

    啪的一声,电话就挂了。

    言小酒整个人完全清醒了过来,把推测的剧情在心里过了一遍,却是一声叹息。

    大学宿舍里的铁三角,她和温如玉分别经历了肉体和精神出轨,头顶绿油油的一片大草原,本以为徐曼曼这个已婚妇女会是她们里面硕果仅存的幸福大白菜,没想到啊……

    百米冲刺上了楼,她就看见一个男人垂头丧气地蹲坐在徐曼曼门口,可不正是她老公吕帆。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去年他们的婚礼呢,那时的两人意气风发,满面红光,哪里会料到不过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竟会成了这样。

    听到有响动声,吕帆抬

  第七章 红鸾星动-->>(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