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章 并不愉快的初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一章 并不愉快的初见 (第1/2页)

    电梯一路畅通无阻,许是白天工作时间的缘故。

    言小酒靠在电梯一侧玩游戏,手机屏幕上娇小的角色正舞着一把大刀,将敌人砍得七零八落。只可惜,现在游戏审核比较严,血液喷溅而出这种暴力画面是看不到了,尽管如此,游戏中的肆意杀戮倒让她镇定了不少。

    盯着楼层数慢吞吞爬到了10层,她退出游戏,掏出新入手的姨妈色黑管,开始面无表情地涂口红。

    反光的电梯门照出一张素面朝天的小脸。

    女子身量不高,一身休闲打扮,扎了个慵懒随意的马尾,巴掌大的小脸,配上一对圆圆的灵动猫眼,很是减龄。若不是神情冷漠,再加上那似泛着暗夜罂粟香的烈焰红唇,看上去就像个刚大学毕业的小女生。

    涂好口红,她微微一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二十分钟前的微信聊天记录。

    酒:“这届CJ人多不多?妹子好看么?”

    明瑄发来了一张照片,是CJ展现场图。

    言小酒点开“寻找我的IPhone”,看着离自己极近的坐标,心中冷笑连连,继续打字。

    酒:“你干嘛呢?”

    明瑄:“怎么,想我了?”

    明瑄:“跟合作方A谈下半年的新项目呢。下午的飞机回去,晚上一起吃饭?”

    酒:“恩,是挺想的。想见我吗?”

    叮咚一声,电梯停在了23层。

    她朝走廊深处走去,阴暗的光线将她笼罩其中,宛如她此刻的心情。

    叮咚——

    她按响了2318的门铃。

    “这个点,谁啊?”

    言小酒一手摁住猫眼位置,捏着嗓子一本正经道:“刚有位先生送了个文件袋过来,上面有着M公司的字样。他说联系不上明先生,前台拨打房间座机也接不通,所以我们只能送上来了。”

    她耳朵贴在房门上,隐约能听到两个说话的人声,一男一女。

    呵!

    “如果现在不方便的话,明先生一会再到前台找我们?”

    等了片刻,房间里终于传来了声音:“等等。”

    悉悉索索的穿衣声过后,门打开了。

    门后的男人一脸不敢置信,你你你了半天,终于吐出了个完整句子,却拼命压低了嗓子,像是怕人听到。

    “小酒,你怎么在这里?”

    言小酒上下打量着只穿了条短裤的男人,以及上身隐隐的几道暧昧红痕,笑眯眯答道:“你不是说想见我吗?所以我就来了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屋内,一个婉转的女声响起:“瑄~~拿个文件怎么那么久啊?”

    言小酒笑容更盛:“不是说跟合作商聊项目吗?怎么,都聊到床上去啦?”

    明瑄心底一沉,再看向笑容不改的言小酒,额上冷汗都出来了。

    “小酒,你听我解释……你,你别进……”

    言小酒收起笑容,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后者伸出的手便迟疑着收了回去。

    “小酒,我们回去再说好不好,你先别冲动……”

    言小酒脚步一顿,靠在了门口。

    “我不进去也行,就在这门口说吧。反正这个点没几个人,看在过去三年的情分上,我给你留点脸。”

    屋内的女人终于觉得不对,冲了出来,一头栗色长卷发有些凌乱,身上也只胡乱套了件浴袍。看到言小酒和明瑄在门口的架势,当即被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问:“瑄,她是……”

    明瑄脸色如土,尴尬万分。

    言小酒抬了抬腕,看了眼时间,似笑非笑道:“你不认识我?那我自我介绍下吧。”说罢,她顺手把包包丢到一旁。

    她活动了下脖子、手腕和脚踝各处关节:“十分钟后,北京时间十六点整,我就是他的前女友了。”

    她眸中似有火苗窜动:“不过呢,在那之前,我还有抓奸在床的权利。”

    一拳击出,直中男人下巴。

    女人的尖叫声,男人的闷哼声和言小酒不急不缓的说话声夹杂在一起,就像一曲黑色幽默的现代交响曲。

    “小酒你听我说,我是爱你的,她……”

    “恩?她怎么了?你想说你喝多了?她勾引你?”

    她一脸好奇宝宝的神情,手下却没停,将男人拽出走廊,在短短十来秒内已经将男人的头脸照顾了一遍。

    男人捂着出血的鼻子不再吭声,言小酒却笑得畅快:“还是说,她给你下药?拿刀逼着你上她?”

    目光转到男人的上半身,以及那些碍眼的红痕,她强忍着恶心感,一手抓住其胳膊扭到背后,啪的一声卸了下来。

    “啊——”

    女人哭喊得好像地上的男人已经没气了似的:“瑄,你没事吧?你这个泼妇!就算我们有什么,你也没资格打人,你要是再不住手,我要报警了!”

    恰好此时传来电梯叮咚之声,有人来了。

    明瑄本就扭曲的俊脸此刻更黑了,这个酒店住的同行可不少,万一被他们看到自己这般狼狈,丢脸还在其次……

    他连忙道:“报什么警,你别乱来!”又转头对言小酒道:“都是我的错,你打吧,要是能让你消气,你打死我也无所谓。我们回房里说,行不行?”已带上浓浓的哀求之意。

    “你们奋战过的地方,我可不想待。怎么,怕丢人?现在知道丢人了?早干什

  第一章 并不愉快的初见-->>(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